我已授权

注册

共享经济被判“死缓”:从吸金上百亿到沦为资本弃子 或赛道消失或巨头独活

2018-12-27 11:08:34 申博现金百家乐 

 

  记者 | 林夕

  编辑 | 吴晋娜

  “2017年年末,铅笔道曾采访戴威,希望他给创业者推荐一本书,他给出的书目是《在火星上退休》(又名《伊隆·马斯克传》)。

  彼时的戴威豪情满怀,他或许也希望如马斯克一样,在出行领域创造一段个人神话。那时,ofo正被众多资本所追捧。然而,一年之后,戴威和他的小黄车已经退无可退,排队退押金的用户数已经排到了1200多万。整个公司寸步难行,挣扎在生死一线。

  ofo的困境折射了当下共享经济的困境。从雨后春笋般爆发,到被资本追着走,再到风光过后,或卖身、或倒闭、或跑路,狼狈退场。

  在资本寒冬中,集体搁浅的共享经济玩家们该走向何方?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轰轰烈烈的共享经济

  12月23日,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称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至此,摩拜已经褪去了创始团队的基因,而完全变成了一家美团的公司。

  就在一个月前,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大股东,占股95%。

  与此同时,摩拜曾经的老对手ofo,背负着1200万用户超过12亿的巨额押金,挣扎在生死一线,创始人戴威也成为人人皆知的“老赖”。

  作为共享经济的旗帜,轰轰烈烈的共享单车开始落幕。

  2016年,被称为“共享元年”,共享经济大爆发。以摩拜、ofo等为代表的共享单车进入市场,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有数千个共享项目孵化产生。这些都让资本看到了共享市场的巨大潜力,纷纷赶上这个风口进行投资。

  在那段时间,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共享市场融资非常容易,小到几十上百万,大到上亿元的融资。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等在短期内纷纷拿到高额融资,一时之间各种项目借“共享”之名纷纷兴起,如共享雨伞、共享按摩椅、共享篮球、共享衣橱。

  2017年上半年,共享经济还是热门赛道,资本继续入局,吸金总额达104.33亿元。

  2017年上半年共享经济投融资情况。数据来源:IT桔子

  然而,从2017年6月开始,共享市场开始频繁亮起红灯,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汽车等项目开始出现倒闭潮。

  2018,共享经济集体搁浅

  复盘现有共享经济的商业实践,主要分化为两大类:一类是适用于重资产的C2C模式,如滴滴出行、Airbnb;另一类是偏向轻资产的B2C模式,如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

  2014年之前是共享经济起步期,共享出行、租房、金融、医疗、教育、物流等新秀迭起;2015年~2016年属于井喷期,衣食住行、知识技能共享平台纷纷涌现;2017年到现在属于洗牌期,各行业陷入线下流量争夺战,中小玩家倒下。

  数据来源: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1.共享单车

  观点认为,ofo的下半场就是共享经济的下半场。

  时间拉回到3年前,在北大读研的戴威因为车子经常丢,于是产生了做共享单车的想法。4个月后,戴威的想法变成现实。此时摩拜已成立8个月。

  随后资本陆续入场。据铅笔道不完全统计,这三年共计出现超过77个共享单车品牌,包括共享自行车、共享电单车等。其中有42家拿到过融资,占到54%。

  2017年6月13日,重庆悟空单车发布公告,宣布退出共享市场,这是第一个倒下的共享单车品牌,倒闭潮在行业内开始肆意漫延。时至今日,共享单车已然清场,路边的单车也从原来的颜色不够用到只剩下橙黄两家。

  今年4月,摩拜率先卖身美团,作价27亿元。美团另外接手10亿美元债务,摩拜创始团队陆续出局。另一边,ofo拒绝了巨头滴滴收购“橄榄枝”后,一再撤退,裁员、融资难、拖欠供应商货款被起诉、押金难退、转投区块链、合作P2P、公众号卖广告等负面消息层出不穷。留给ofo的,只有巨额债务。

  美团招股书数据显示,摩拜在4月4日~30日的26天里,共净亏损4.07亿元,这意味着摩拜每天净亏损为1565万元。共享单车大批量的倒闭,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没有找到清晰的商业模式,一味大规模烧钱。

  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份额与获客,各家走的都是烧钱模式,生产成本、运营成本、人力成本等各方面成本都长期居高不下。然而,烧钱大战背后,盈利模式始终要成为企业们面对的问题。如今,资本寒冬来袭,VC和PE们都需要过冬之时,玩家们的烧钱战略也就难以为继了。

  2.共享汽车

  与共享单车同病相怜的是隔壁的兄弟赛道——共享汽车。不过这一次,押金从99元变成了上千元。

  上个月,铅笔道曾经深度报道途歌汽车《共享汽车退潮:头部玩家融资数亿陷“押金门”疑倒闭 重模式下难突围》。用户押金无法退还,线下运维人员离职,天价停车费等问题,将这家曾经的明星共享汽车项目曝光在大众面前。

  事件持续发酵,此前用户主要在网上维权,目前越来越多的维权者从全国各地赶到途歌北京总部讨要押金。愤怒的人们搬走了公司的电脑,围堵住CEO讨债。

  铅笔道记者亲眼目睹了当时情况,《探访途歌退押金现场:一天只退15个排队到明年4月 用户搬走办公物品》。

  自2015年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范围内有近百家汽车分时租赁企业成立,各种势力纷纷登场。概括来看,主要有三种力量:主机厂投资或主导的新创公司,充电设施等相关产业创建的公司,纯粹的互联网创业公司。

  数据来源:铅笔道Data

  据铅笔道整理数据显示,共享汽车赛道融资规模至少22亿元,其中不乏SIG海纳亚洲、贝塔斯曼投资基金、顺为资本、险峰长青、XVC、红杉中国等一线投资机构。

  在这些共享汽车公司中,途歌的问题不是个例。与2015到2016年共享汽车高歌猛进的时期相比,2017年开始,共享汽车已经迎来一波撤退潮。去年3月,早期玩家“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

  今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由于公司业务战略调整,于5月20日停止服务。紧接着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也人去楼空,很多用户的押金也没退还;8月,途歌从多个城市撤退。

  其实,共享汽车自从诞生之日起就饱受争议,重资产投入、高昂的运营成本、停车问题、车内清洁、用户素质、没有找到盈利模式都是问题。

  一位共享汽车创业者曾经告诉铅笔道,分时租赁汽车短期内肯定是亏损的业务,如果不绑定大企业(车企),根本活不下来。如今,这波死亡潮如约而至。

  3.共享按摩椅

  共享经济的遇冷不止在出行市场,共享充电宝、共享按摩椅、共享雨伞等小品类也接连倒下。

  2017年,当被问及“共享按摩椅真的躺着就能赚钱吗”,某按摩椅品牌创始人胡欣新(化名)顿了几秒,随即咧开嘴笑了,“还真的是”。

  一年之后,胡欣新不敢再说这话。共享按摩椅并没有让那些幻想“躺赚”的玩家们赚到钱。

  根据铅笔道Data的融资数据,目前市场上的共享按摩椅项目融资超过1.6亿元,一年以来,几乎没有同类项目融资的消息传出。

  共享按摩椅的玩家们,数据来源:铅笔道Data。

  共享按摩椅被休息的路人长时间占用,维护保养费用高昂……这些问题让商家们操碎了心。据懂懂笔记报道,深圳一家按摩椅创始人介绍,按照每台共享按摩椅平均每天可收入100元计算,50台设备每天可收入5000元左右。但50台设备每天所需投入的维修、保养费用,加在一起也接近3000元了。

  极快的耗损,让玩家们赔得血本无归。

  共享按摩椅之后,还有昙花一现的共享车载按摩垫。商家将按摩垫免费提供给出租车或网约车司机,乘客扫码支付就能享受按摩。然而,就在今年7月,20天连死两家车载按摩垫企业,其中一家融资3000万,仅活命2个月。

  共享经济风口之下,这些项目是否具有市场需求和价值,都有待时间去验证。

  4.共享充电宝

  和上面多个折戟的共享赛道不同,共享充电宝还在不温不火地活着。

  11月30日,一则专利诉讼案重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共享充电头部的两家企业街电和来电长达两年的专利诉讼案终于落下帷幕。街电被判决停止对来电的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

  一位共享充电宝从业人士向铅笔道表示,项目没有资本加持,只能自己造血,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铅笔道注意到,2018年,共享充电赛道一整年未有融资,投资人不再关注,也无人接盘,内部输血、专利诉讼以谋取生存。身处资本寒冬之中,行业各玩家都在寻求自救。

  在沦为资本弃子前,共享充电赛道之火爆,从数据上可见一斑。铅笔道统计,从2017年4月开始,共享充电行业经历了一番密集融资,曾经40天融资12亿元,企业数量一个月内激增22家,参投机构一度达到40家。

  2017年5月,“为自己代言”的陈欧宣布以3亿元收购共享充电企业“街电科技”60%股权,并亲自出任街电董事长。

  同年11月,怪兽充电获得老股东蓝驰创投、广发信德、高瓴资本等的投资,金额为2亿元。

  几天后,小电科技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为元璟资本、鼎晖投资、道生投资、腾讯投资等,和怪兽充电一样,多为老股东投资。

  然而,风口短暂如烟花。最早在2017年10月,共享充电赛道已经鲜有后来者加入,行业高频的融资节奏似乎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据统计数据显示,共享充电行业公司总数曾至少达到44家。2017年下半年开始,放电科技、PP充电和乐电相继停止运营,泡泡充电、小宝充电、河马充电、Hi电则爆发出负面新闻。现如今,共享充电赛道玩家基本剩下小电、来电、街电和怪兽“三电一兽”。

  共享充电本质上是一门出租充电设备的生意,通过技术实现借出、归还和付费的服务。在手机没电时的即时场景内,为用户解决一下暂时需求。

  实际上,行业本可以在市场成本、设备成本和运营成本相对平衡的基础上进行循序渐进的发展和经营。然而,疯狂的竞争导致这些初创公司在本就不成熟的商业模式上快速扩张,例如抢占点位等,形成一种揠苗助长的势态。

  终局,还是新生

  过去三年,在风口的推动下,虽然众多创业者借助共享经济的概念进行创业,催生了不计其数的项目,但是获得了资本青睐的项目其实还是极少数。在每个细分赛道中,资金大都集中在头部的几家公司,马太效应明显。

  铅笔道通过对以上共享经济领域几个细分赛道的复盘,发现如今每个赛道只剩下了少数玩家,有的甚至整个赛道没落。

  共享经济真的凉了吗?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共享经济领域如今发生的大变革,并不意味着其走向终结,而是意味着共享经济迎来了下半场。

  在上半场,平台的首要任务是抢占市场,所以相关的企业在经营方面趋于粗放,集中精力解决的是平台企业的盈利模式如何定位,要有怎样的社会责任,用户的合法权益如何保护,协同治理体系如何跟得上,如何维护公共数据的安全等问题。

  到了下半场,平台必须考虑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其主要任务是如何更有效地利用闲置的社会资源,让共享经济更好地实现其诞生之始的使命,而这不仅需要商业模式的进一步创新,还要考验平台的技术基础是否足够坚实。

  虽说当前行业的发展问题不断,困难重重,但换个角度,之于强者而言,越是逆境,越是契机。或许目前正是共享经济行业调整与优化的一个极佳时点。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也只有潮水退去之时,人们才能看清真正意义上的价值所在。所以,如今,共享经济的大船虽然搁浅靠岸,但并没有沉没,有可能才刚刚启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铅笔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申博现金百家乐
网站地图 澳门百家乐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现金网 太阳城集团
申博手机怎么登入 申博138 138申博体育在线娱乐 菲律宾申博太阳岛登入
百家乐娱乐登入 捕鱼游戏 极速百家乐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现金网 极速百家乐 盛618官网 太阳城会员登入
太阳城会员登入 澳门博彩公司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真人游戏